首页 / 日月潭红茶

关于洞庭湖的传说和故事(洞庭湖有什么故事)

相传在古老古老的年代,洞庭湖本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八百里平川。

这里住着一户卿家财主,家财万贯,良田千顷,九进大院,三层高楼。家中有老两口,一儿一女共四口人。卿家大小都是爱财如命的吝啬鬼。老婆子的心肠更是狠毒,她对老头子说:“要起家,如刀杀,心要狠,手要辣,鸟儿飞过扯片毛,蛇儿钻洞皮撕下,不是好汉不发财,若有良心不发家。”由于卿家为人太狠,远近乡民无不恨之入骨。卿家虽然豪富,老俩口却有桩心事,就是男儿年巳及冠,女儿也是二八佳龄,却都还没有成亲。为了这事,卿家老两口经常磨牙对嘴,争吵不休。

这天,老头子从田里回来,进得堂屋坐上太师椅,翘起二郎腿,叫道:“老婆子快来,不要成天只顾催那些男工、女工、长工、短工、奴仆、丫环像骡子推磨一样拚命干活,现在要快给儿子讨个媳妇,你看怎么办?"这两个老鬼头挨头,嘴对嘴,嘀嘀咕咕,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想出了一个歪主意:请人写一个榜文,为儿子出榜求亲。榜文写道:“各位乡亲们,榜文请看清。卿家多钱财,田土广无穷,肥猪栏栏满,牛羊遍山林。珍宝用斗量,金子过秤称。雕梁画柱大庭院,餐餐海味与山珍。长工短工好几百,丫环使女一群群。家有一位少公子,风华正茂待求亲,谁家小姐来应聘,荣华富贵乐无穷。”榜文张贴出来后,附近各州县都议论开了。但过了许多日子,并不见有人前来应聘,两个老鬼好不气恼。一天,秋高气爽,柳线垂金。远处天边忽然出现了五色彩云,从云端里飘飘然下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还带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,他们慢慢悠悠地来到卿家大院门前。姑娘看到满坪黄灿灿的包谷,一盘盘白鲜鲜的苡米,喜笑颜开地对老人说:“爷爷,这户人家多么豪富啊!他们的珍珠玛瑙用斗盘晒,金钱粮米就不知有多了!”老人点头笑了笑, 没有吱声。姑娘又说:“爷爷,我就到这里安家吧!”老人若有所思地说:“好,就在这里住下吧?”

原来这一老一少,就是太白金星和东海龙王的三公主。只因这位三公主,去天廷朝拜玉皇大帝的时候,失手摔破一只凌冰碗,玉帝大怒,命太白金星送她来凡间受苦受难。这位三公主,素来深居水晶宫殿,哪知尘世辛酸冷暖?当她看到卿家用斗盘晒的包谷、苡米时,还以为看到了珍珠玛瑙,又回到东海龙宫呢!于是她苦苦哀求太白金星,要在这里安家。

公主与金星爷爷化做乡民模样,进了卿家庭院。

卿家老财见了应聘的姑娘忙问道:“两位客人,请问尊姓大名,家住何处?”太白金星答道:“老翁姓白,东海人氏,家道贫寒,膝下无儿,只有这个独孙女名叫三姑,今年一十六岁,读过诗书,会理家务,今日老翁特送她来应聘,不知员外意下如何?”

卿家老财听了这一番话,心 里 就 像 吃 了 蜜 糖,甜滋滋的,忙招呼请坐,唤丫环送茶,自己来到后房,找老婆子商量。

卿老婆子来到客厅,只见三公主脸孔清秀,彬彬有礼,不觉动了三分心意。于是,寒暄一番之后便说:“好吧!既然看得起卿家,今天正是黄道吉日,就叫儿媳成亲吧。”

就这样,卿家就在当天大请宾客办喜事,三姑与卿家公子 拜天地,拜双亲,夫妻交拜,入洞房,完了婚事。太白金星心满意足的驾云返回天廷向玉帝复了旨。

光阴似箭,转眼新婚已过三天。按礼俗,新娘第三天就要下厨微饭,侍奉翁姑。这天清早,鸡还有叫,三公主就披衣起床下厨做饭。

三姑卷起袖子,系上围裙,来到厨房。只见里面黑古 隆冬,一股寒风吹来,三姑打了一个寒颤,心想,我既然已经来到凡间,不管如何艰苦都得忍受。她便生火做饭。但见炉膛里没有柴,水缸里没有水,油盐坛内没有油盐,米桶里只有一点霉得发黄的半节米。三姑好不惊讶:卿家如此富裕,为何厨房里这等模样?

三姑是仙女,要什么,有什么。一会儿,她就摘来了青青的鲜菜,捞来了肥美的鱼虾,还弄来了鸡鸭。她利利索索地切好了菜,炒出了一盘盘热气腾腾、色鲜味香的菜。炒好之后,她先夹点尝了尝,不料这菜苦涩难吃。三姑急中生智,对着菜锅打了一个喷嚏,几点唾沫星子溅入菜里。原来她的唾沫,乃是龙肝凤髓,是人间没有的菜料。果然,这菜的味道变得鲜美异常了。

早饭时候,三姑摆上了满桌丰盛的菜肴,全家坐下来吃菜饮酒,都你赞三姑手艺高超。酒过三巡,老婆子突然想道:“俗话说,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,我把厨房搬得罄空,为什么这鬼媳妇今朝能做这么多好吃的饭菜来?莫非老头子连夜请来有名厨师帮她办的不成?”

她正想问个明白,又见女儿坐在席边愁眉苦脸,一不吱声,二不吃饭,老太婆夹了一块肉给女儿,说道:“崽呀!这肉喷香的,吃吧,吃吧!”边说边把肉往女儿口里一塞。不料“嘟哒”一声 ,姑子伸手把肉正好打在母亲的脸上。老太婆莫名其妙,骂道:“你这小贱人,为娘心疼你,给你好菜吃,你却不识抬举!”

小姑子撸起嘴巴,扯着妈妈耳语了几句,原来小姑早晨起来偷看嫂子做饭时,悄悄在菜里放了黄莲,后来又见三姑一个喷嚏,把唾沫溅到菜里……老太婆听说后,脸上的横肉气的打颤颤,他把脸一垮,眼珠一瞪,用力把桌子一推,“乒乓”一阵响,碗碟杯筷打得满地皆是。

三姑吓得颤颤兢兢,老太婆越家来货,他气势汹汹的拿块大竹板朝三姑打来,骂道:“你这个贱货给我滚出门”三姑一边哭泣,一边偷眼瞧丈夫,希望他能给说个情,那知这卿家儿子,也是个忘恩负义之徒,他不但不帮助三姑求情,反而随他母亲,用鞭子抽打三姑,三姑挨打又挨骂,只能起身向外走,这时幸好伯爹伯娘过来,帮助他讲些好话,然后留他在府里做一个使唤丫头。

每天,鸡还没叫,老婆子就叫三姑起床扫地。他握着长扫把,一件一件打扫,九间大院, 七七四十九间房子,三公主都要打扫一遍,又提著大水桶,把家具统统洗抹一遍。他抹呀抹,家具抹得照见人影, 地板扫得舌子舔得盐。可是他发现刚才打扫干净的房子,又变脏了,三姑回头一看,原來小姑子悄悄跟在后面撒灰尘哩。

三姑禁不住喊道:“妹妹你放过我吧。”

这小姑子一听嫂嫂说这话,便横眉倒竖,脫肉一横,厉声骂道:“扫把星,扫把星,妈妈说你是扫把星,叫我紧紧跟你洒灰尘……”说罢,一溜烟就跑了。

这时,凶神恶煞的老婆子,跌跌撞撞跑了进来,手拿木棍劈头盖脸往三公主头上雨点般打下来,不仅如此,老婆子还出了个主意,叫三姑每天上君山放羊,三姑娘白天放羊,晚上就睡在羊群里,夏天扯起棘草熏烟除蚊虫,冬天编织茅扇挡寒风,半夜,伴着羊儿“咩咩”的叫闹,传来三姑嘤嘤的哭声,伸得脚来羊儿叫,缩得脚来脚抽筋。

三姑放羊,天天早出晚归,严寒酷暑,爱尽折磨,她婆婆每天早上拿一条大麻绳子,站在羊圈门口,估量羊空着的肚子。到了傍晚,羊群回栏,她又站在羊圈门口,再量羊肚,她总是口口声声责怪三姑放的羊没吃饱,轻则用皮鞭抽,重则用棍棒打,夜里还要三姑绩麻纺线,每晚规定绩半斤麻线,要是少了就要挨打骂,

这夜,婆婆来检查三姑绩的麻线,要儿子过秤,不巧儿子用力过猛,秤坨打在自己的脚上,他“哎哟”一声,眼睛一瞪,顺手抓起秤坨向三姑砸去,“呯嗵”一声,砸在三姑的胸膛上,三姑口吐鲜血,眼睛一闭倒下去了,半天才苏醒过来。

秋天来了,凉风瑟瑟,苦雨凄凄,三姑赶着羊群上山,有气无力地举着赶羊的鞭子,想着远在东海的龙王父亲,父亲啊,你是否知道女儿在这里受尽了苦难和折磨,他一路哭着,一边唱着《放羊歌》

正月放羊正月正,孤苦伶仃君山行。

羊群咪咪头前走,奴在后面泣声声。

二月放羊是春风,百草发芽发嫩荪。

绵羊不吃东山草,要赶西坡苦奴身。

三月放羊是清明,休书拜上海龙军。

奴家本是龙王女,为何逼我配凡人。

四月放羊四月八,早放绵羊晚绩麻。

日间放羊三百只,晚绩长麻八两八。

五月放羊是端阳,蚊虫跳蚤闹忙忙。

轻轻把奴叮一口,犹如快刀刺肝肠。

六月放羊热烘烘,天上太阳晒死人。

晒得绵羊无处躲,晒得奴家脸通红。

七月放羊七月七,丈夫催奴把麻绩。

粗的绩得头丝大,细的绩得看不清。

八月放羊是中秋,丈夫打奴泪双流。

秤杆打来犹自可,秤砣打奴血奔心。

九月放羊是重阳,可恨幺姑太不良。

唆使公婆将奴打,血迹斑斑遍体伤。

十月放羊是立冬,门前吹起冷霜风。

姑婆房中烤炭火,苦了奴家在山中。

十一月放羊雪满天,我夫上盖棉被下铺毡。

盖了几层还说冷,奴家受苦雪上眠。

十二月放羊是一年,洗手焚香禀告天。

双膝跪在尘埃地,保佑奴家又一年。

三姑越想越悲痛,泪水滚滚,泣不成声。她来到后山,偶然遇到一个书生打扮的人。这人眉清目秀,举止端庄,他看三公主啼哭涟涟,问题:“小姐有何苦楚?”三公主答道:“不知公子尊姓大名,从何处来,要往何方?若是公子前往东海方向,请为奴捎带书信一封,给父亲东海龙王。”

原来这位书生,就是太白金星派来看望三姑的仙童。仙童听三公主有求于自己,连连点头应允。三公主随即把卿家婆婆和小姑虐待自己的详情向书生说了一遍,于拜托,万叮嘱,请相公捎信要龙王速来搭救自己。

三公主怕没有凭证,顺手撕下一片罗裙,咬破手指,给父亲写了一封血书,血书上写道:

多多拜上海龙君,跪写血书禀父亲。

女儿辞别来凡间,受尽苦楚诉衷情。

一是公婆心太狠,二是妹妹毒良心。

三是丈夫心更恶,牛头马脸割他身。

四是伯爹伯娘好,一朵红云驾天廷。

一封血书写完了,交给相公带海门。

再拜父亲来救我,女儿在此等佳音。

三公主把血书塞在给父亲做的寿鞋底内,托相公一并带去,并把去龙宫的路径告诉了公子。公子辞别三公主向东方去了。送别书生,天已经快黑了,三公主就赶着羊群回家,在路上,她眼含泪水,唱起了《 收羊歌》:

正月收羊是新春,收了羊群打转身。

望见日头来落土,奴家怕进卿家门。

二月收羊百花开,丈夫无故骂起来。

人人都有姐和妹,怎么把我当奴才。

三月收羊雨纷纷,泥深路滑实难行。

又无蓑衣并斗笠,苦了奴家满头淋。

四月收羊插田忙,夜间短来日间长。

喜得羊儿吃饱草,苦了奴家饿肚肠。

五月收羊端阳节,长工师傅把气歇。

大时大节不许闲,公婆还说有做得。

六月收羊三伏天,太阳晒得奴可怜。

口渴舌干无茶饮,心中热燥似油煎。

七月收羊立了秋,黄昏黑暗把羊收。

公婆大骂回得早,拳头打我泪双流。

八月收羊是秋分,何年何月得冤伸。

只有伯爹伯娘心肠好,公婆面前表奴功。

九月收羊菊花黄,百草焦枯羊不尝。

姑子骂我羊瘦了,何不嫁出贱婆娘。

十月收羊小阳春,奴家苦得不甘心。

衣衫破烂风霜冷,遍身冻得血通红。

十一月收羊雪花飞,绵羊走散收不回。

家家户户都安睡,急得奴家好伤悲。

十二月收羊水结冰,百般苦楚数不清。

修书拜托相公去,报与爹爹来知情。

且说东海龙王,自从三公主触犯玉帝被罚去凡 间受苦之后,每时每刻都记挂心怀,望眼欲穿。这天,忽听虾兵传报,说有远方来人,带有三公主的信札和礼物。龙王大喜,传旨请来入进入龙廷。送信人见过龙王,送上三公主带来 的 信和寿鞋,当即一穿,只觉鞋内有针刺肉,于是撕开鞋内躏底。一看藏有三女亲写血书,泪迹斑斑,血痕点点。龙王看后,不觉老泪横流,龙颜大怒:“卿家如此恶毒,胆敢狠心折磨公主,欺负孤王。”不由大喝道:“虾兵蟹将听旨,给我血洗卿家!”

“大王且慢。”龙王忽听有人阻谏,一看不是别人,乃是老将龟将军,问道:“老将有何高见?”

龟将军拱手回答说:“现在三公主尚在卿家,大王若动于戈,恐有误伤金枝玉叶。依小人之见,不妨请大王先派末将跟来人前去查看一趟,探明虚实,再计议如何惩罚。”

龙王认为言之有理,便派御弟青龙,跟随送信 人 即日登程,前往卿家。

这卿家老婆子自从逼三公主到君山牧羊,又派女儿远远跟随监视。一天小姑忽见来了两个汉子,个年轻相公模样的人,往君山去了,另一个武士打扮的角色,直奔她家。她便抢先把看见的添油加醋地向母亲禀报了一番。卿老婆子听后,大声骂道:“这个贱妇还敢招引汉子,这还了得!”她喊过家人,吩咐快去查问进门来的陌生汉子,看是不是三姑招来的。满堂男役女工,寻遍九进大院,三层楼房,七七四十九间住房,没有查出那个陌生人。卿老婆子来到厨房查看,只见大水缸里,水面晃荡,有两只牛角叉一样的东西露在外面。老婆子好生奇怪,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角叉一拱,“啊呀”!一条青龙张牙舞爪地抬起头来,它头一晃,尾一摆,一股洪水破缸而出。接着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天崩地裂......

原来卿家水缸里的两只角叉,就是东海龙王的御弟--青龙王的龙角。他查明卿家罪恶,即刻动手惩罚。随着这声巨响,除了伯父伯母所在的君山安全无事而外,整个卿家院落连同方圆八百里平地,统统陷下去,成了一片白茫茫的湖泊,这便是今天的洞庭湖。

相关文章
留言
访客